我想多待一下

Alaska

碩一下學期有門九學分的課,由一般生和在職班同學共同組成一支海外探險隊伍,在半年的時間裡,每週上課時間學習體驗教育、海外活動規劃、風險管理;課後及週末時間用來開會以及做各種體力及技能相關的訓練。我們班選定的主題是阿拉斯加峽灣獨木舟探險,經過了半年的辛苦準備,其中包括了從大鵬灣划船往返小琉球的兩天一夜跨越黑潮挑戰,在2006年6月下旬出發前往位於安哥拉治附近的威廉王子灣(Prince William Sound)。

課程使用的是雙人海洋舟,裡面滿載行李以及十天的糧食,加上每天至少連續划五個小時以上的長距離,操作起來一點也不輕鬆。我的划伴是在職班的一位五十多歲大哥,他擔任某上市公司高階主管,體力跟精神都相當好,面對挑戰沒問題,個性也非常和善好相處。十天的挑戰旅程航程裡我唯一受不了的只有一件事:

他非常熱愛攝影,常常看到美景就把槳一丟,說:「我在這邊拍張照好不好?」

不管我有沒有回答,接著便會打開懷中防水袋取出相機,拍下照片,然後再把相機放回防水袋中仔細包好。由於位於海上,所有的東西都要仔細做好防水,因此光是打開、取出、放回、包好的過程,再怎麼快大概也要3到5分鐘。此外,這艘船滿載著行李,加上全班體重最重的我們兩人,一旦速度慢下來,要再回到原本速度已經不容易,若落隊了想要加速跟上隊伍,更是極為費力的(同學們都是戶外達人哪)。他停槳時速度會瞬間掉下來,我需要非常努力划來維持整艘船的前進,不然一旦慢下來要加速又得費上更多倍的力氣。

每半個小時左右就會拿出一次相機,累積下來一天的行程中會停槳十幾次,當年的我雖然體力不錯,一開始都笑笑說沒關係然後咬牙猛划,但累積幾天的疲勞下來還是忍不住開口了:

「大哥,難道不能等休息的時候再拍嗎?」

「想拍的時候可不可以別什麼都不講就停槳,雙人舟這樣很難划您知道嗎?」

「如果落在隊伍最後面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先趕路,等到划到隊伍的中間或前段再來停槳拍照?」

..

大哥堆滿不好意思的笑,說了我一輩子難以忘記的話:

「不好意思啦,讓你這麼辛苦。這輩子不會再有機會了,我想多待一下。

..

保持速度很重要,努力追上隊伍很重要,抵達目的地很重要。那麼,好好的感受當下的一切,重不重要呢?看著大哥充滿享受地欣賞冰河峽灣壯麗美景與珍奇動植物生態的樣子,我突然覺得羞愧。如果眼中只有向前划,只有追上隊伍,腦中想的是幾點要抵達紮營地點,抵達後要做哪些工作,明天的路線是什麼,那麼「當下」在哪裡?那時的我只有25歲,但難道我就這麼有自信,這輩子還有機會能再去一次阿拉斯加嗎?而即使會去,還能有機會划著獨木舟近距離地在冰河與峽灣之間探險嗎?

出社會後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有很多新知要學習,有一個又一個職場及人生的目標在前方,而且我在隊伍中並不算走得很前面。比起在阿拉斯加的峽灣裡划獨木舟,真實的人生裡更充滿了冰天雪地與驚濤駭浪,我就這麼一頭栽進一段一段的挑戰旅程中,直到有了孩子……

..

本來想參加一場飯局,聽到「爸爸,我想去溜滑梯」決定不報名。

載孩子上學路上,一句「爸爸,我想一起吃麵」只好默默吞下一次遲到。

週末不太安排進修了,因為「爸爸,我想一起玩」。

..

有了孩子後才完全懂了當初大哥在獨木舟上說那段話的心境。

這輩子不會再有機會重新參加孩子的成長了。

我想多待一下。

 

延伸閱讀

2006年TVBS隨行記者的報導

 

分享這篇文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