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你為什麼願意讓老婆待在台北工作?」這類問題

母親上課後的第一張畫作,目前在東海大學展出中。

母親在野獸派課程上的創作

母親在立體派課程上的創作──自畫像

一開頭就要來講個粗話:不要再煩我這個問題了,我的人生中沒有更令你們感興趣的事了嗎?這個問題不只狗屁不通,根本就是個狗屎問題。如果我們認同,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那麼為什麼在異性戀的婚姻中,女方一旦結婚後,就必須理所當然地犧牲,什麼都以夫家為主?而如果夫家讓她保有生涯選擇的自由、尊重她想做的事,在大家眼中就好像是什麼天大的恩惠一樣,這是什麼鬼?不是明明就很基本對人的尊重嗎?

閱讀更多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