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你為什麼願意讓老婆待在台北工作?」這類問題

母親上課後的第一張畫作,目前在東海大學展出中。

母親在野獸派課程上的創作

母親在立體派課程上的創作──自畫像

一開頭就要來講個粗話:不要再煩我這個問題了,我的人生中沒有更令你們感興趣的事了嗎?這個問題不只狗屁不通,根本就是個狗屎問題。如果我們認同,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那麼為什麼在異性戀的婚姻中,女方一旦結婚後,就必須理所當然地犧牲,什麼都以夫家為主?而如果夫家讓她保有生涯選擇的自由、尊重她想做的事,在大家眼中就好像是什麼天大的恩惠一樣,這是什麼鬼?不是明明就很基本對人的尊重嗎?

<之一>

奶奶,很小的時候就到黃家做童養媳,沒有歡樂的童年、沒有受過教育、街坊鄰居沒叫過她本名,都叫她「bu ah」(台語的童養媳念作「shin bu ah (媳婦仔)」,因此暱稱她為 bu ah。而且這與台語的斛瓜諧音,有點趣味,便成為她的綽號了)。可是,以前她跟爺爺開雜貨店的時候,爺爺負責載貨,她則是進銷存一手包辦,加上口才好、反應快,數字概念奇佳,大家都稱讚她真是個做生意的料;二十幾年前她曾經獨自一人上台北,連個大字都不認得,憑著一身好膽識與勤快的身手,在萬華找到管家工作,做了很多年。逢年過節吃飯的時候,親友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奶奶可惜沒讀書,不然以她的能力,肯定成就非凡。」

上週剛忙完爺爺的告別式,戶政事務所通知奶奶要去換身分證。在戶政事務所時,她突然說:「那我現在不用再冠夫姓了吧?我想用回原本的姓。」然後把身分證上的父母名字念給我聽,再念一次她自己的名字,有點自言自語的說:「啊,我爸媽幫我取秋月這個名字,真是好聽。那個年代的女孩子名字都嘛亂取,像我這麼好聽的沒幾個。」

當下鼻酸無語。

<之二>

外婆小時候成績很好,但為了不增加人丁浩繁家庭的經濟負擔,讓弟弟妹妹可以順利長大,她考上了彰女初中部卻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講。與外公結婚後,也幫著身為長子的外公拉拔弟弟妹妹長大,兩夫妻,在鄉下地方一個菜市場的小攤子,辛苦養活了一家族十幾口人。

十項全能,聰明慧黠的外婆,怎知在幾年前開始產生老人痴呆的症狀,記憶與身體機能不斷衰退。外公是我所認識在這個世界上最疼老婆的人,從外婆得到老人癡呆起,多年來寸步不離地照顧她,甚至因放心不下外婆,連我們這幾個他最疼愛的外孫們的婚禮,都只好忍痛不參加。

老人痴呆症可怕的地方,在於你的記憶會一點一滴地消失,曾經做過的事、認識的人,一件一件會從腦海中抹去。

那麼,現在外婆還記得什麼事呢?

去看她的時候,她會拉著我,說:「跟你說喔,我以前程度很好的。初中我考上第一志願彰化女中耶!可是錄取的通知單我沒有拿回家,而是走到八卦山下挖個洞把它埋起來。邊埋,邊告訴自己說,家裡窮,我沒有這個命可以讀,但是我以後一定要努力,不要讓我的弟、妹、後代有一樣的遺憾。」她會重複講十幾次一樣的話,越講越激動,講到流淚、疲憊、然後入睡。

原來,這世界上有一種遺憾,是連老人癡呆都無法將之消滅的。

<之三>

母親從小就展現高度的繪畫天分,大專聯考考美術系時,術科考了98分全國最高。原本設定要往繪畫領域發展的人生志向,在專科一年級暑假就因休學結婚而終止,主因在於考上大專的她當時成為家族中具有最高學歷的人,眾女性親友「過來人」們,都覺得女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早點嫁掉、生孩子顧家,閒言閒語日積月累,變成排山倒海的壓力。

忙碌半生,為生活勞苦奔忙之餘,最常跟孩子們聊到的夢想,就是「我六十歲那年要重拾畫筆」。如今還不到六十歲,透過東海大學進修部開設的油畫班,她終於再度重拾自己的最愛,每次上完課都會把畫作拍照與我們分享,除了畫作令人驚豔之外 (我貼的這幾張都是上一兩次課後她就畫出來的),你可以看到拿著畫筆的她臉上滿是快樂與滿足的神情。

唉,如果是個男人,需要等到這一刻才能追尋自己的生涯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知道為什麼我認為讓伴侶自在比什麼都重要了嗎?

彼此都是人,先是個人,然後才分男女。在我身上有的自由,伴侶原本就該全部具有,那些不是我給的,也不是我能剝奪的。

她很有智慧,會判斷是非,不論是家庭或是職涯,我信任她獨立做出的任何決定。我希望當她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發自內心,而非出於責任。我認為,真愛是「When you are free to leave, you choose to stay」而且,我願意承擔一切代價、壓力、與責難,只為不要讓這些上一代的故事,在未來的家庭繼續複製重演下去。

「你為什麼願意讓老婆待在台北工作?」之所以會讓我覺得是一個狗屁不通的不平等問題,在於如果今天要到外地工作的是男性,我們會怎麼告訴他老婆?「男人就是要拚事業啦」、「要不要考慮搬過去老公的城市」、「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是不是完全的差別待遇?

所以,不要再問例如「你老婆何時搬到台中」、「你老婆工作還要繼續做嗎?」、「以後有小孩怎麼辦?」、「以後遇到XX怎麼辦」……諸如此類白目的、隱私的問題了。

要隱藏我眼中的蔑視與心中的不屑,虛情假意地回應你們的「關心」,是很累的,OK?

分享這篇文章

2 則迴響

  • 育旻

    2021-01-07

    學長很有智慧,100分都不夠啦

    回復
    • 禮宏

      2021-01-07

      謝謝好老闆好老公好爸爸育旻 ^^

      回復

發佈留言